由新冠病毒想到的一些事情

Live as everything is a miracle or nothing is miracle

爱因斯坦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发展到现在估计已经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料, 现在国内的疫情基本稳定了, 但国外包括北美, 欧洲大部分国家都处于病毒爆发的高峰期, 截至4月3日全球已经有超过80多万的病毒感染者:

新冠病毒确诊人数趋势图

看这个图, 增长速率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新冠病毒的传染能力也可见一斑.那何时又是个头?我们不妨通过简单的数学模型来估算下最终可能感染的人数以及疫情控制的大致时间节点.按照生物学的规律, 一个生物种群数量的增长都遵循S型曲线的增长:

logistic growth curve

图中的横轴表示时间, 纵轴表示生物种群的个数, 将上述增长曲线写成对应的公式大致如下:

$$ y(t) = \frac{k}{1 + Ae^{-rt}} $$

这里t是时间, k/A是常数(k的值实际表示了最后可能感染的人数), y(t)即当前感染的人数, r是最大的增长率.参考百度疫情给出的数据, 为了简化计算, 从历史数据中大概计算了感染人数的增长率为15%(实际最大的增长率已经超过20%, 这里取了一个中间值);分别取了2020/02/20/2020/04/03两天的的数据, 得到k的值大约为2332345.16, 也就是说最后大概总共有200万左右的感染人数, 据此可以得到一个如下的简单感染人数模型:

$$ y(t) = \frac{2332345.16}{1 + 2172.67e^{-0.15t}} $$

画成图形可能看得比较直观, 下图中时间0对应2020/02/20, 从图上来看要等90天之后, 也就是2020/5/20左右疫情才能真正稳定下来, 当然后续控制力度加强可能这个时间会提前.

病毒感染人数预测

在全球化的今天, 这次疫情对每个人来说都有着重大的影响, 对那些因为病毒感染失去亲人朋友的人来说, 更是如此. 还记得当时跟同事讨论这个病毒, 病人的症状跟非典(SARS)很相似, 但官方却迟迟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是否存在比较强的感染, 还是含糊其词的说”有限人传人”, 直到后来包不住火了, 才实施封城, 最后还是比病毒的传播慢了半拍.

从湖北考察回来的管轶教授, 上来就说这次很失望, 很麻烦, 比SARS那会要严重很多, 感染人数至少10倍起, 当时很多人不以为然, 还质疑管教授的立场, 以为他是危言耸听, 出于报复心理才这么说的.但凡真的看过管教授履历的人都知道, 他本人是国际知名的传染病科学家,在这样影响大的传染病面前, 作为一个科学家, 他断不会因为一己之心而放弃对真相与道义的坚守.事情事实上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面对这么一个局面, 不得不让人感慨深思.

自工业革命以来, 人类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自然改造, 地上跑的有火车/汽车, 天上有飞机/火箭, 同时还把触角伸向了宇宙, 人类的成功恐怕让人自己都难以不陶醉. 人的权能感也达到了新的高度, 以至于都忘记了自己只是生活在一个小小的星球上的生物而已. 人类虽说成了地球生物的主宰, 活在生物链的最顶端, 享尽了自然的馈赠, 但却少了一份对自然的敬畏之心. 病毒其实早在人类诞生之前就存在了, 时间退回到第一个细胞出现的那一刻, 人和病毒其实都来自于同一个祖先, 只是病毒走了另外一条道路, 而进化成生物体的细胞走了另外一条叉路而已, 恐怕从生物学的角度, 病毒要比人类更了解人类自己, 也更聪明.病毒可以欺骗人类的免疫细胞, 然后自我繁殖变异, 通过人与人的传播, 这种独特的生存方式, 人类估计要花很长的时间精力才能真正研究清楚.

而再看看这次我们对待新冠病毒的方式, 就知道人类赖以生存的复杂社会体系其实有多么的脆弱.官僚体系的迟钝, 组织机构把个人生命安危置若罔闻, 发生重大危机时, 开始时没有百姓的声音, 最后收场时, 却是那些官员们领取功劳, 宣扬成就的表演, 也无法听到普通人的真实声音. 百姓仿佛一只猴子一般被玩弄于手掌. 如今这样的社会体系中, 政府与组织的权力触角实际已经够大够深了, 个人的空间被压缩挤占, 再这样下去, 实际上每个人都会被裹挟者往前走.难道,我们真的要把所有的隐私与权力都要让度于政府或组织吗? 在集体控制与个人权利之间如何才能达成平衡? 个人又要如何在这样的体系结构下生存?

从大的方面来讲, 在全球化的今天, 面对这样的危机, 个人是否还能明哲保身? 恐怕很难. 我们都没有机会从这种灾难中挣脱出来, 每个人的生活都与这种全球性的危难紧密相关;人与人之间, 国与国之间只有共同合作与互相帮助才能从危机中走过来, 人类能从进化中胜出, 依靠的也是这种团结与协作.最近, 浏览新闻, 时不时有人在兴高采烈的想着: 这次疫情, 美国估计抗不住了, 我们恐怕要赢了;有人也一直在宣扬, 新冠病毒乃美国的阴谋, 实际疫情在美国老早就发生了, 我们压根就不应该帮助美国.这些怪异的言论, 说的头头是道, 却是毫无道义与来由的说辞.不论新冠病毒来自何方, 但目前从发生的时间来看, 就是从武汉传染出去的, 这个毋庸置疑, 如今病毒扩散的其他国家, 我们作为负责任的大国, 理应尽力去帮助其他国家共同抵抗疫情的进一步恶化. 这首先是出于道义, 然则是出于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的考虑.如果此时不去积极帮助美国在内的国家抗击病毒, 我们的国家形象只会变得更加矮小;而其他国家一日不稳定下来, 依靠出口的企业就难以维系, 社会经济压力就会越大.这样的时刻, 只有合作与协作才有利于彼此, 而不是只考虑到眼前的一己之利.

再具体到个人, 想要在这样的全球性危机中安稳的过渡, 首先还是要积蓄能量, 不论是学习, 提升个人能力还是锻炼身体都不能落下, 同时还要多做些资金的储备, 不要乱花钱. 这样等疫情缓过来后, 方能找到机会去改变与突破.

参考文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