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oorperation

《权威与个人》是罗素在1948年里斯讲座所做的几次演讲的文章合集,里边谈到了个人自由与国家权威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平衡这两者以促进人类的进步,确保个人生活的活力。对于缺乏自由与民主熏陶,在集体主义与强权政府成长起来的我而言,这种书无疑是一种解毒剂,让我意识到自由于个人、组织以及社会的重要意义。

阅读全文 »

前言

在上一篇文章里(http://sniffer.site/2016/11/29/Android-RILD%E8%AF%A6%E8%A7%A3/),简要介绍了Android RIL的架构。这一篇文章,就来看一看RILD(RIL Daemon)相关的内容。Android RIL在HAL(Hardware Abstract Layer)层(C++层)由三个部分组成:

  • RILD是系统的守护进程,主要用于初始化LIBRIL以及启动厂商自定义的Vendor RIL;
  • LIBRIL库被RILD初始化完成后,用于与Vendor RIL之间进行交互,负责接收、发送指令;
  • Vendor RIL库是第三方厂商自定义的一个库,用于向Modem发送指令或者接收来自LIBRIL或者Modem的指令, Android有一个基于AT指令的默认参考实现(reference-ril)
阅读全文 »

前言

Android作为一个通用的移动平台,其首要的功能就是通话、短信以及上网等通信功能。那么,从系统的角度来看,Android究竟是怎么实现与网络的交互的了? 这篇文章里,就来看一看Android中负责通信功能的Telephony中间层,通常也被称之为RIL(Radio Interface Layer)的具体实现原理与架构。

Android手机要实现与网络端的通信,需要跨越两个层:

  • RIL Java(RILJ):负责将上层APP的通信请求发送给HAL层;
  • RIL C++(RILD): 系统守护进程,负责将RILJ的请求命令发送给CP(Communication Processor)
阅读全文 »

Android系统是如何更新时间的了?Android提供了两种时间更新方式,NITZ和NTP,其中NITZ是基于移动基站通信更新的,与语音通话时相同的一个通道,而NTP则是通过数据通道(此时手机必须能上网)来更新的。这里,就来了解下这两种时间更新方式具体是如何工作的吧?

阅读全文 »

Java编译过程

一般,C/C++程序的编译过程可以分为5个步骤(见下图):Preprocessing(预处理),Parsing(解析), Translation(翻译),Assembling(汇编),Linking(链接)。

Java程序具有平台无关性,其在Java Virtual Machine(JVM)上执行,因此编译过程与C/C++大不相同:Java程序首先由编译器翻译成包含了Bytecode(字节码)的.class文件,程序执行时,由类加载器(class loader)将该类的字节码加载到JVM中,JVM会解释执行相应的Bytecode。

阅读全文 »

我同意叔本华说的,引导人们通向艺术和科学的最强烈动机之一是摆脱日常生活及其中令人痛苦的粗糙状态和无望的枯燥乏味,摆脱一个人自身总是在变化着的欲望的羁绊。。。就像画家、诗人或者哲学家一样,科学家努力要创造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他们中的每个个人都是这个宇宙及它的结构成为它的感情生活的支点,这是为了以这种方法寻找到他在狭窄的个人经历的漩涡中无法找到的宁静与安全

    爱因斯坦

nature

阅读全文 »

停机问题(The halting problem) 是可计算理论(Computability theory)中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简单的来说,它要解决:给定一个输入,需要确定一个计算机程序是否能停机(产生问题的解)或者陷入死循环。究竟是否存在一个机器,能够检查给定任何输入的任何程序,确定程序是否在有限时间里停机了?

通常,使用Turning Machines(图灵机)来证明该理论:停机意味着图灵机接受或者拒绝一个输入,而如果一个程序在图灵机上陷入了死循环,则说明该图灵机不能在给定的输入上产生解。早在1936年,Alan Turing就证明了,停机问题是不可判定的,因而不可解。如果停机问题存在解,则其他许多计算机科学的难题也会得到解答,如 Kolmogorov compexity, the Busy Beaver function等。

阅读全文 »

前言

开始使用Ubuntu操作系统,使用起来感觉挺顺,但是对于Shell脚本了解不多,以下是一个简单的shell入门总结。

不同的类Unix系统可能使用不同的Shell程序, 这里所有的例子都是基于Bash(Bourne Again Shell)

脚本语言,既然冠之以“语言”,就说明它跟其他C/C++等编译语言在形式上是完全一样的,有变量,有函数,有if,else,while等条件分支,只是脚本语言是解释性的执行:碰到一句,解释一句,执行。

阅读全文 »

依赖反转原则

原文链接
by Robert C. Martin(Uncle Bob)

前言

这篇文章写于1996年,里边清晰而简明的介绍了“依赖反转原则”,对了解Dependency Injection很有帮助。今天看来,仍然具有很好的释疑作用。

介绍

我上一篇96年的文章谈到了 Liskov Substitution Principle(LSP)。 这个原则应用到了C++时,为使用公开(public)继承(inheritance)提供了指导。 该原则说,每一个操作一个基类的引用或者指针的函数,都应能够同样操作该基类的派生类,即使其对该派生类一无所知。这就意味着,派生类的虚成员函数必须与基类的虚成员函数保持一致,并且不应该做更多的事情。也就是说,基类中的虚成员函数必须要在派生类中,并且保证只做有用的工作。如果违背LSP原则,操作基类的引用或指针的函数将不得不检查具体对象的类型,以确保操作正确。而检查对象类型则违反了上周讲到的Open-Closed Principle(OCP)。

在此次专栏里,我们将讨论OCP与LSP结构化带来的启示。 严格使用这些原则所产生的结构,可以被一般化成一个更为基本的原则,我称之为“Dependency Inversion Principle”(DIP)。

阅读全文 »